• QQ空间
  • 收藏

张勇第一刀:阿里巴巴组织变革

| 2021-02-02


11月26日,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一纸公开信打破周一市场的平静。

阿里巴巴宣布组织架构调整,技术、电商等多个核心业务高层变更。上周五美股交易日结束后,阿里巴巴超越Facebook成为了美股市值第五大公司。张勇说,企业要面向未来,所以要升级组织设计和能力,但对阿里云总裁胡晓明的去向却并没有明确表态。

这是阿里巴巴一贯的做法,对被调整的高层并不直接明确去向。但对胡晓明来说,四天前他刚对外展示了广州人才绿卡,声称要落户广州。虽然这里有它的老对手腾讯,但工业互联网浪潮下成千上万待改造的传统企业吸引着阿里巴巴决策者们的目光。

与以往战术式布局不同,这一次攸关生死。几天前,腾讯公司的董事长马化腾在央视财经频道《对话》栏目中毫不掩饰自己在转型期的思考和担忧。面对其他传统企业主,马化腾认为互联网企业越做越大,永远没有边界,而这让他感到焦虑。

尽管张勇并未对外表现直接谈到焦虑,但在刚刚过去的“双11”,他的憔悴亦显露无疑。张勇在公开信中写道,“(调整)这是主动创造变化”,而这一次变化最大的也包括他的嫡系部队天猫。几个月前,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刚刚宣布张勇将在2019年10月接替他的职位。

当互联网进入深水区,转型又一次到来。

产业PK升级

过去几年中,阿里巴巴旗下云计算业务因为先发优势,在中国市场大幅增长。2010年,BAT三巨头的老板都曾对云计算表态,李彦宏和马化腾当时并不看好,而只有“不懂技术”的马云率先提出“如果我们不做云计算,将来会死掉”,这时候阿里云业务刚刚成立一年。

胡晓明是阿里云第四位掌舵者。在他之前,阿里云陆续经历了王坚的开荒期,以及姜鹏和王文彬的过渡期。2014年,胡晓明接棒后,阿里云迅速扩大覆盖规模寻求商业变现。这一切的根源是,胡晓明曾是阿里云的第一个用户。

在这之前,胡晓明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当时马云要求其主导成立的阿里小贷必须采用阿里云,“就像马被按在水槽上喝水”,不喝也得喝。事实上,阿里巴巴早期的高层们往往充当“救火队长”的角色,哪里有需要就被安排到哪个岗位,胡晓明是,同样被调整的樊路远也是。

由于引入了商业变现的机制,阿里云业务从2015年第二季度开始增长,2016年增速甚至达到了138%。最新一个季度,2019财年第二季度,云计算业务同比增长90%。虽然增速放缓,但胡晓明却告诉记者,“我接手阿里云之初,阿里云的营收规模和亚马逊差了37倍,而现在差的话已缩短到了7至8倍,根本原因是我们的速度更快”。

事实上,阿里云在中国市场份额超过了40%,全球市场挤入前五。腾讯直到最近一个季度才对外披露其2018年前三个季度云服务收入超过60亿元人民币,几乎同一时间,阿里巴巴披露云计算一个季度的营收为56.67亿元人民币。

在这一年,阿里巴巴的老对手腾讯开始转变。9月底,腾讯披露的战略架构调整中,云计算业务从社交网络的附属业务,成为了新的六大事业部之一,即新成立的云与智慧产业事业部,有腾讯高层曾告诉记者,这一次调整独立,“很多人期待已久了”。

在此之前,腾讯云的管理者曾想独立于其他业务,但上述高层表示,最终内部最后并未通过这个提议,而是对云计算业务做出了调整。与阿里巴巴通过统一的云计算部门对所有业务逐一改造不同,腾讯将云计算业务打散与其各自业务结合,如视频云业务就在即时通讯部门。

伴随腾讯完成新一轮架构调整,腾讯云的业务亦随之调整。有内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部分部门的负责人发生了变化。2018年7月开始,腾讯云开始大幅招聘技术、产品等岗位。

目前来看,BAT中只有百度对云计算业务反应迟缓。2017年初,陆奇担任百度集团总裁兼COO后,曾一度将云计算打造成百度AI战略的底座,列入战略主航道,向上承载DuerOS和无人驾驶等。但陆奇离职后不到4天,百度对外的战略口径已经发生变化。

有一点得到共识,对于云计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投资不断加强,而这些业务被认为是互联网产业的“下半场”竞争的焦点。

从全球来看,云计算业务对科技巨头而言,亦十分重要。亚马逊AWS凭借着市场规模依旧领跑产业,值得注意的是,微软依靠在云转型的成功,上周五交易日中一度超越苹果成为市值最高的美股上市公司。在科技股整体挤泡沫的时候,云成为企业的加分项。

阿里巴巴对云计算的定位亦发生调整。